凯时体育app下载
    凯时体育app下载

世界杯中的赌球漩涡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2-12-25
  •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后,章天(化名)组建的足球讨论群又渐渐活跃起来。作为四年一度的重大体育赛事,本届世界杯32支参赛球队中,谁将捧起“大力神杯”,关心这一话题的,除了忠实的球迷,还有贪婪的赌球玩家。章天所在的聊天群组内,赌球产生的收益情况成为最为常见的内容,其中还夹杂着不少邀请大家参与下注的吆喝声。“在本届世界杯开幕前,我几乎都忘记了这个群组的存在。没办法,世界杯实在太火了,赌徒们都想分一杯羹。”章天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道。不同于正规渠道发售的体育彩票,赔率更高、参与方式更为多样的地下博彩平台,在各种公开社交平台上暗流涌动。他们以隐秘、特殊的方式绕过平台审核,通过“稳赚”“包赔”等字样吸引用户参与赌球。躲避监管的“黑彩”、难以预测的比赛结果、层出不穷的骗局……无一不在表明,这是一个充满陷阱的危险游戏。

      章天是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时“入坑”的。那一年,世界杯同样呈现了全民狂欢的火热态势,还是在校大学生的章天也参与到了彩票购买中。大学毕业后,章天成为了一名彩票投注站的工作人员,了解了更多关于体育彩票的信息。

      近年来,章天混迹在各类彩票交流群中,深谙其中的门道。“这类交流群中,猜测比分与晒收益是最常见的内容。除了交流心得的玩家外,也潜藏着许多地下博彩平台的代理,瞄准着一些对赌球感兴趣的用户。世界杯期间,正是他们拓展顾客的好时候。你在群里假装‘小白’,很快就会有人联系你。”章天表示。

      事实上,自本届世界杯开幕后,地下博彩平台的代理们也纷纷活跃起来。北京商报记者以“世界杯”为关键词,在各公开社交平台搜索发现,尽管平台方针对这类推广地下博彩平台的“小广告”进行了屏蔽、删帖、封号等一系列管控举措,但仍然有不少“漏网之鱼”——推广人员通过谐音字、设置动图等形式,将博彩平台网站或联系方式藏在其中。

      12月4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此类信息,加入到部分交流群中,随即便有用户主动发送添加好友申请,并进一步介绍了不同的地下博彩平台和推荐“大神带单”。其中,“大神带单”主要是通过“分析人士”预测比分,引导用户至指定平台参与下注。期间,还不断有新用户通过扫码等方式入群,而群公告中也赫然提示,QQ群容易被封,引导用户至其他交流平台参与讨论。

      进群后的短短10分钟内,北京商报记者便收到5家博彩平台的推荐信息。从多家地下博彩平台展示的信息来看,这类平台均无法使用正规手机应用商城下载,均只能通过二维码扫描授权、直接下载安装包等方式获得App,或直接在官网进行押注。其中部分平台还提到了自己拥有海外博彩牌照、为卡塔尔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等信息。

      多家博彩平台首页展示的信息均为世界杯赛事,并针对世界杯推出了充值送礼的限时活动。用户需要先行充值一定金额,方可参与押注。一家名为亚博体育的平台客服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平台最低充值额度为100元,具体投注需要以页面显示的金额为准,比赛结束后会陆续发放对应奖金。

      在亚博体育充值页面,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该平台提供的存款方式多达11种,除了常规使用的银行卡转账、网银支付等方式外,还可以使用虚拟货币、数字人民币等进行支付。在部分支付方式下,还提示“建议您存入带尾数的金额(例101、503),以便存款后能更快匹配到账”。

      “带尾数的充值金额,实际上是为了规避资金账户的充值风险,减少被风控的可能性”,章天直言,这类地下博彩平台数量众多,所谓的“海外博彩牌照”等背景也并不可靠,一方面是其真实性有待考证,另一方面是不论是否持有海外牌照,这类平台在国内都是被禁止的,均属于“黑彩”。

      藏在隐蔽角落里的地下博彩平台,凭借层层代理织起了一张严密的网,用来“打捞”客户。

      北京商报记者多方了解到,在“黑彩”的产业链条上,博彩平台是庄家,通过招揽代理发展交易用户。代理们在公开社交平台发布盘口(预测比赛输赢)、波胆(预测比赛比分)以及赔率等信息,邀请用户至指定的博彩平台参与交易,或是直接帮助用户进行下注,从中收取佣金。

      亚博体育也正在广泛招揽代理。根据亚博体育官网,当前,亚博体育正在为旗舰店开云体育引流,力荐用户注册成为开云体育代理。需要注意的是,不同于其他常规的拉新返佣,地下博彩平台还要求用户产生亏损后方可进行返佣操作。章天指出,成为博彩平台代理门槛低、回报高,因此也成为许多无业人士的选择。但羊毛出在羊身上,代理想要通过用户获得博彩平台佣金,那么他带来的用户就要能够为博彩平台创造收益,这也必然需要用户产生资金亏损。

      而亚博体育客服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了章天的说法。亚博体育客服介绍,当前成为开云体育的新代理,可以获得55%佣金的比例。佣金的起算数额是有效活跃会员月内产生的总亏损,减去他们获得的红利、返水、平台服务费后所得到的净亏损额。此外,当记者问及55%佣金可以持续多久时,前述客服仅表示代理扶持活动每月更新,可以在注册成为代理后咨询平台规划师。

      这也意味着,代理的拉新生意并非一劳永逸,为了创造更多收益,有代理将主意打到了私人坐庄上。章天所在的多个足球交流群内,便时常有人发布“买球私聊”的相关信息,邀请用户通过一对一沟通赌球。

      北京商报记者对此进行了实测体验。11月28日,在世界杯G组第2轮小组赛(本场比赛为喀麦隆对战塞尔维亚)开赛前,记者所在的交流群中,群主通过发送红包的方式,提醒全员可联系群内某成员“买球”。随后,记者与这名自称为代理商的用户刘杰(化名)取得了联系。

      刘杰向北京商报记者展示了一份喀麦隆与塞尔维亚的信息表,上面记录了多种下注方式的不同赔率。但当问及具体使用的是哪一博彩平台、是否可以提供下注信息证明图时,刘杰三缄其口,仅表示由其直接进行下注,单注投入金额50元起,比赛结束即可完成结算。

      最后,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向刘杰转款100元,押注在全场比赛喀麦隆获胜上。该场比赛上半场结束后,喀麦隆1:2落后于塞尔维亚,随后刘杰便继续询问记者是否追单,继续押注比分或输赢。最终,该场比赛以3:3平局告终,记者本金全部损失。

      此后的几场比赛开赛前,刘杰也数次主动询问北京商报记者是否继续下单。“这就是‘黑庄’,在收取用户的资金后,并没有在博彩平台上参与下注,而是自己坐庄与用户对赌。通常博彩平台的代理佣金比例在2%-10%不等,而在这一交易模式下,‘黑庄’可以获得全部亏损资金。”章天评价称,但个人坐庄抗风险能力更低,遇到大额资金很难保证赔率,很容易就卷款跑路了。

      地下博彩平台为何能吸引人?章天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相较于官方体彩,各种地下博彩平台玩法更花哨,也更具备赌博的性质。具体而言,在各类赛事中,官方体彩往往会挑选具有代表性的体育比赛,竞猜类别也多为比分、胜平负、让球胜平负、总进球等,以此降低其投注的赌性。

      “而地下博彩平台中,可进行竞猜的比赛种类繁多,竞猜类别更是五花八门,包括但不限于谁先踢进第一个球、谁踢进的球最多、哪家球队先换人或是先领红牌等,即便是没有重大赛事,用户也随时可以在这类平台进行赌球,”章天介绍道,“另一方面,地下博彩平台设置了更高的赔率,在比赛进行中也可以购买,对于赌球的人而言也更有吸引力,但这也同样意味着风险加大。”

      赔率是博彩平台的产物,也是赌民们在参与赌球时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每场比赛中,不同胜负结果产生的赔率各不相同。例如,根据此前刘杰提供的信息表,北京商报记者所选择的盘口上,喀麦隆获胜的赔率为4.85,二者和局赔率为3.6,塞尔维亚获胜的赔率为1.76。

      按照刘杰提供的信息,北京商报记者进行了进一步计算。在投入100元押注喀麦隆获胜后,如果喀麦隆获胜,用户可净赚385元。赛中想要追单重新竞猜比赛结果,若是同样以100元押注和局,用户可以获得360元,净赚160元;若是押注塞尔维亚获胜,对应赔率下,用户需要再度投入至少150元,方能覆盖掉押注成本,用户净赚14元。如果追单后仍是喀麦隆获胜,那么追单资金也将缩小“黑庄”的赔付规模。

      在章天看来,赌球时这些复杂的玩法看似为了让用户对冲风险,实则是庄家确保自己收益最大化的手段。章天指出,足球相关的赌局中,博彩平台是庄家,根据双方战绩、实力以及用户押注的资金情况对赔率进行精确的计算,在比赛正式开始前,赔率会不断变动,由此始终确保博彩平台获利。实力越强的一方,获胜概率越大,其对应的赔率也就越低。

      这样的赔率差异,在参赛球队实力悬殊时显得更为激烈。就在12月6日凌晨举行的2022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第六场中,足球强国巴西对战韩国,根据中国竞彩网12月6日0时数据,巴西获胜的赔率是1.13,二者平局赔率为5.55,韩国获胜的赔率是13.5。

      除了最为直白的胜、平、负外,赌球中还有押注比分等多种玩法。不过,球场上跑动的22人和一直被争抢的足球,并不是能进行精准预测的数据,他们没有固定的运行方式,他们充满了变数,有着更多的不确定性。就在本次世界杯期间,从阿根廷首战负于沙特到日本接连逆转德国、西班牙,再到韩国绝杀葡萄牙,这样的不确定性也在接连上演。

      “有人重金押注强队遭遇爆冷,也有人想靠‘反着买’追求更高赔率。这样的故事在赌球中太多了,最后获胜的永远是庄家。”章天感叹道。

      尽管所在的交流群中不断有人在讨论、分析、预测比赛情况,时常有人晒出收益,章天也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底线,从未参与到地下博彩平台的赌局中。究其原因,章天坦言,2014年世界杯半决赛的“巴徳惨案”始终令他记忆犹新,东道主巴西以1:7败于德国,堪称惨烈。

      “从那时候我就明白,球场上瞬息万变,一切皆有可能发生。网络世界虚虚实实、真假难辨,赌徒很容易沦落为庄家的‘韭菜’。通过赌球获取财富,更是在考验人性,而避免沉沦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它。十赌九输,总有人会认为自己是能赢的那一个,我不这样认为。”章天如是说道。

      12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本届世界杯开赛以来,已有福建、沈阳、天津、上海、安徽、江西、杭州等多地警方披露了关于赌球案件的破获情况,其中包括为网络赌球App平台进行代理引流、私设网络赌场、利用赌球实施诈骗等多种违法行为,参与者不乏在校学生,更有甚者在赌球后走向网贷、盗窃、诈骗等深渊。

      谈及赌球的风险,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网络博彩以更高杠杆等方式吸引球迷不仅违法,其还可能潜藏陷阱和骗局。世界杯赌球骗局与其他网络诈骗的套路类似,通过与各类热门话题场景结合,但其本质手段就是利诱或威胁,设置陷阱取得信任,最终通过获取账户等信息实现诈骗。

      于百程表示,非法博彩网站鱼龙混杂,不受法律保护,球迷充值参与之后,有可能出现被卷款或者赌赢也无法提现的情况。另外,如遇到虚假钓鱼网站和各种不明广告信息,球迷点击链接后,轻则中病毒,泄露个人信息,重则出现财产损失。

      另一方面,地下博彩平台通过代理推广、代理为博彩平台招揽客户以及用户到博彩网站交易的黑色产业链上,不仅仅只涉及到资金风险。对于亚博体育面向境内用户展业的合规性和如何保障用户资金安全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其客服进行了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表示,在我国境内只有通过经过国家批准的彩票中心参与世界杯的比赛竞猜才是合法的,其他的地下博彩平台投注行为均是违法行为。地下博彩平台与代理揽客的行为,属于网络赌博犯罪案件中的开设赌场行为,视情节情况可能构成开设赌场罪。用户参与违法赌球属于赌博行为,情况严重的同样构成犯罪。

      于百程同样强调,赌球非法,也易沉迷甚至是被骗。球迷要不断提升网络生存知识,保持警惕心,切勿轻信来历不明的信息,特别是做好敏感信息的管理,账号、手机、银行卡、密码等做好保护设置,不给诈骗分子可乘之机。